词汇对人认知的影响:语言如何影响我们的主观

2019-01-25 作者:社会   |   浏览(65)

  语言会影响思维吗?这就是著名的语言相对性假说背后的问题。该假说认为,一种语言的语法或词汇赋予说话人思考世界的特定方式。

  该假说最极端的说法是语言决定思维。但是这一说法遭到了大多数学者的反对。一个温和的说法,也是现在被认为是明显正确的,即如果一种语言中对某一概念有别的语言中没有的特定词汇来描述,那么该语言可能会更频繁而且用一种相对容易的方式谈论这个概念。例如,如果你讲英语,那么在有人向你解释德语术语Schadenfreude的意思时,你虽然可以理解,但是你可能不会像一个说德语的人那样经常使用这个概念。

  学者们现在感兴趣的是,有词汇来形容一个概念是否会影响到非语言领域的思维,比如视觉感知。以“俄罗斯蓝”为例,英语中只有一个单词来表示蓝色,俄语中却有两个。“goluboy”表示浅蓝色,“siniy”表示深蓝色。因为不需要形容词来区分它们,所以这些词语被认为是“基本”的术语,比如还有绿色和紫色。莱拉·博格迪特斯基(Lera Boroditsky)和她的同事在电脑屏幕上展示了两种深浅不同的蓝色,并要求说俄语的人尽快判断这两种蓝色是否相同。识别速度最快时展示的两种颜色是浅蓝色和深蓝色,而非当两种颜色都是浅蓝色或深蓝色时。当蓝色色调感知上相似时,如果在一个语言中对应有不同的词汇表达,那么说该语言的人在区分它们时有反应时间优势。

  为了确定语言是否被自动(也许是无意识地)激活,研究人员增加了以下转变:他们让俄罗斯参与者在进行感知辨别的同时进行一项口头任务。这种情况消除了对比浅蓝色和深蓝色时的反应时间优势。然而,一个非语言任务(空间任务)可以在保留对比浅蓝色和深蓝色时所具有的优势的同时完成。双重任务表明,语言类别的无声激活有助于识别不同色块。在相同的辨别任务中,英语为母语的人在浅蓝色和深蓝色的测试中没有显示出优势。

  最近,“俄罗斯蓝”再次被用来研究语言如何影响思维。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马丁迈尔(Martin Maier)和拉莎阿卜杜勒拉赫曼(Rasha Abdel Rahman)研究了“俄罗斯蓝”的颜色差异是否有助于大脑有意识地意识到某种可能会被忽视的刺激。在注意力超负荷以致不会注意到所有的刺激的情况下,显著性会帮助浅蓝色或深蓝色被注意到吗?

  选来研究这一现象的任务是“注意力眨眼”。这是一个实验范式,经常用来测试人是否会有意识地注意到某种刺激。实验要求研究参与者监控一系列高速(通常至少每秒10次)显示的刺激,并在每次看到某样东西时按下按钮。这样东西可以是数字序列中的一个字母,或者一系列中性词中的一个情绪词。参与者非常善于发现他们看到的第一个目标,但是如果第二个目标紧跟在第一个目标之后,或者经过2到3个干扰项,那么参与者可能会错过第二个目标。这就好像大脑的注意力系统在“眨眼”。遗漏的原因可以直观理解为:大脑忙于处理第一个目标,没有多余的注意力来检测第二个目标。

  发现“注意力眨眼”的几十年来,在许多方面,它被用来记录什么样的刺激在吸引注意力方面有优势。例如,假设要求你监视快速显示的名词序列中的专有名称,即使你的名字出现在之前的目标之后,你也不会错过它。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名字的显著性可以防止它不受“注意力眨眼”的影响。

  使用“俄罗斯蓝”蓝色对比的显著性,能防止刺激物不受“注意力眨眼”的影响吗?作者测试了当一个彩色三角形被放置在与其颜色差异较大的背景下时,造成的在视觉上的显著性会不会使彩色三角形更容易被检测出来。例如,浅绿色背景下的深绿色比深蓝色背景下的深绿色更难看清。由于语言分类带来的深蓝色和深绿色之间强烈的颜色对比,蓝色背景下的绿色更容易被看到。如果颜色是浅蓝色和深蓝色呢?对于说俄语的人来说,对比浅蓝色和深蓝色应该像对比深绿色和深蓝色一样明显(在用来做对比的刺激之间要始终保持感知上的相似性)。

  迈尔和拉赫曼设计的刺激物是一个以浅蓝色圆圈为背景的几何形状。研究参与者的任务是,当他们看到一个半圆或三角形时,按下按钮,忽略星星、正方形、菱形和其他形状。干扰图形是浅蓝色背景下的灰色图形。如前所述,要识别的目标是三角形或半圆形,它们可以有根据着色的方式不同而产生的视觉独特性。最不显著的三角形是在深绿色背景下的浅绿色三角形。不显著的原因是两种绿色属于同一语言类别。一个非常显著的刺激是一个绿色(浅绿色或深绿色)三角形与蓝色(浅蓝色或深蓝)背景的对比,因为这两种颜色在不同的语言类别中。对讲俄语的人来说,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刺激是以一个蓝色不同的圆为背景的浅蓝色或深蓝色。

  “注意力眨眼”包含需要被忽略的2至6个连续的刺激(非目标形状),然后是一个彩色半圆(目标1),再经过3个或7非目标形状,会看到第二个目标,是一个三角形。在经过第三个非目标形状时,当参与者的大脑还在忙于处理目标1,这时检测到三角形是绿色有多难?

  研究结果支持“俄罗斯蓝”的语言差异有助于刺激进入有意识的知觉的假设。也就是说,最不显著的目标——绿色背景上的绿色三角形最容易被忽略。最容易检测的目标是蓝/绿对比时。但重要的是,浅蓝色和深蓝色之间的对比是一种比浅绿色/深绿色对比更能吸引大脑注意力的刺激。有趣的是,对说希腊语的人的研究中也发现了这些结果,因为希腊语和俄语相似,表示浅蓝色和深蓝色时所用词汇不同。德语是该研究的对照组,因为德语和英语一样,它只有一个单词来表示蓝色。对于说德语的人来讲说,检测出蓝色/蓝色和绿色/绿色的概率是相同的。

  在这个视觉任务中大脑中发生了什么?作者在“注意力眨眼”任务中监测头皮电位,当蓝色对比被检测到(意味着注意力没有“眨眼”)时,产生了与此相关的电位,已知这个电位伴随早期视觉处理阶段产生。这种神经信号在浅绿色/深绿色的刺激中不存在,这表明由于说话人的语言在浅蓝/深蓝的词汇上有所区别,所以大脑对它们处理方式不同。

  这项研究是记录语言类别如何影响感知方面的重要进展。细想这是如何更新最初的“俄罗斯蓝”研究的,在这项研究中,观察人员按下一个按钮来表明两种深浅不同的蓝色是否相同,观察人员很可能是为了快速做出决定而默默确定颜色。在“注意力眨眼”任务中这种可能性较小,因为没有要求被试者注意颜色而且颜色确实与任务无关。所有的观察人员所要做的就是试着在有各种形状的快速序列中检测三角形。因此,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发现,深蓝色三角形与浅蓝色背景的偶然对比有助于该三角形进入有意识的意识中。

  还有哪些感知语言互动的领域有待征服?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语言知识可以影响感知,这与传统的观点相矛盾,传统观点认为感知处理独立于包括语言在内的认知。这一点在视错觉的例子中表现得最为明显,而错觉的知识对视错觉几乎没有影响。有一个疑问:“俄罗斯蓝”是否可以用来改变依赖于颜色深浅的视错觉?

  统计局: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 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81‰

  统计局: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 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81‰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词汇对人认知的影响:语言如何影响我们的主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