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敌对势力舆论心理攻势是场“无硝烟战争

2019-06-16 作者:社会   |   浏览(117)

  自90年代以来,互联网在世界上迅速普及,如今中国网民已达3.8亿而世界数量第一,年轻人获得的信息一半以上已靠网络。国际上对华敌对势力正是看到这一新形势,不仅通过网络窃取情报,而且大量传播虚假信息,以心理欺诈方式蛊惑人心,以图用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乃至掌控舆论导向。近年来,境外敌对势力已组织了相当数量的专门人员对大陆从事网络渗透和宣传活动,除台湾长期设有庞大的“心战”单位,、“东突”独及等组织也都在境外设立专门网站并断提高技术渗透手段,对大陆网民进行从历史到现实多方位心理歪曲宣传。内地一些别有用心者也与之呼应,不仅在网上传谣造谣,还以发贴等方式宣传虚假历史,为已经被推翻的反动势力扬幡招魂。在此形势下,在网络上批驳歪曲历史的虚假信息和澄清真相,已不仅是报道求实的新闻道德问题,而牵涉到粉碎敌对势力的舆论心理战。

  心理作战,是一种积淀着高智商的特殊作战样式,可谓与人类战争史始终相伴。古人云“攻心为上”,就是人类军事史上对心理战最早、最精辟的定义。从古至今的心理攻势虽然随着技术手段变化而不断改进,其基本目标却始终如一,那就是瓦解对手士气、造成其内部思想混乱,破坏其团结和理智,最终达到“不战而胜”。

  在技术手段落后的古代,对敌方心理攻击主要靠喊话、面对面说服、派人传谣、教唱蛊惑性歌谣等方式,即以语音和文字直接传递来实现攻心。由于古人正统观念强,采取心理攻势者往往要引居历史颂己非人,如陈胜、吴广起义时要学狐狸声叫喊什么“大楚兴,陈胜王”。已是“织席贩履”的手工业劳动者刘备起兵时,又特意扯上自己三百多年前的祖宗是“汉中山靖王”,并大肆宣传自己对手曹操是“阉竖”即太监养子这一不光彩的家庭出身。围绕历史问题进行正统性、合法性的论争,成为有中国特色的心理战由来已久的表现形式。

  人类进行近代社会后,报纸和印刷的传单又为心理攻势提供了新手段,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心理攻势便主要采取这一手段。20世纪20年代以后,收音机在发达国家开始普及并进入了落后国家的少数家庭,无线电广播则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心理战主角。冷战期间电视虽逐渐普及,却因其技术特点主要用于对内宣传,“敌台”广播仍担任着向对立一方进行舆论战的主要任务,如“”就曾被称为摧毁苏联阵营的先锋,广播宣传中彻底抹黑苏联历史又是一项重要内容。

  当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这一新兴媒体可谓最大限度地深入了大众,还由单向接受变成可以双向互动。当前高度发达的计算机网络技术,又为心理战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互联网可以轻松地被敌对一方用来完成以前艰难的刺探、负面宣传、传递消息、破坏心理战等工作,敌对势力采取舆论攻势时自然又把重点由以往的广播转向了网络。

  近年来,妄图分裂中国的敌对势力便大力在网络上歪曲历史并煽动民族仇恨,再针对现实问题散布虚假信息。如、“东突”的网站首先从历史问题入手,胡说什么西藏、新疆自古就不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并以此鼓吹“独立”。如在2009年7月在乌鲁木齐突发的“七五”事件中,“东突”势力又利用网络大肆造谣煽动。他们对广东韶关6月26日发生的治安性斗殴事件竭力歪曲,并将以色列打死巴勒斯坦女孩的模糊血腥录像贴到众多新疆网站上,解说成“汉人殴打维族女工”的镜头,对蛊惑人心起到非常恶劣的作用。这一事件也警示人们,目前中国面临的非传统的安全威胁已日益增多,网络安全便是其中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外敌对势力采取的心理舆论攻势从来没有中断过,只是手法随着形势的变化变得更隐晦而已。核弹出现并在世界上达成“毁灭恐怖平衡”后,各大国之间难以发生热战便长期实行“冷战”,心理战又成为打击对手的主要手段。50年代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便说过:“在宣传上花1美元,等于在国防上花5美元”。西方的大众传媒界,曾长期成了宣传攻势的先锋。

  在2008年拉萨“三、一四”事件中,西方媒体在电视、网络上歪曲事实的宣传便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明明是暴乱分子进行并燃起大火,多数欧美媒体却口径几乎一致地把这种赤祼祼暴力犯罪说成“和平示威”,不少主流电视台和新闻网站还把尼泊尔军警殴打抓捕藏人示威者的镜头张冠李戴地说成“中国军警”,被海外的众多中国留学生在媒体上揭穿后也毫无认错表示。对这些一心想将中国“妖魔化”的人来说,想从传统的新闻客观性原则与其进行辩论,岂不是过分天真和幼稚?

  从当前的和平时期,虽然没有真枪真炮的军事斗争,不流血、无硝烟的信息战却有愈演愈烈之势,重大政治新闻传媒对于信息的争夺同样事关国家安全,其意义又远远超出属于传统新闻传播的内涵。过去很长时间里,面对一些蓄意攻击和丑化中国的媒体和网站,国内一些人仅仅用“求实”一类“新闻道德”来加以评说,告诫其不能无中生有。不过看一下十几年来国际上的军事冲突和局部战争,西方国家新闻传媒实施的信息舆论攻势早已超出这种观念。他们在政治媒体传播中虽经常有意标榜具体真实、客观,在整体上则根据国家战略需要蓄意制造各种虚假信息,达到误导和欺骗公众舆论的目的。例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轰炸南斯拉夫制造借口时,便散布“血洗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村庄”的虚假消息。美国官方为出兵伊拉克,又揑造出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事后其自己也承认这纯属子虚乌有,美军攻占当地的目标却已经达到。

  信息是除物质、能量外,存在于客观世界的第三大要素,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互联网建立的新形势下,信息又已成为政治和外交的武器。虽然它没有战火硝烟,如使用得当仍可动摇一个国家的政权,破坏力不下于真枪实弹的战争。西方一些媒体经过长期实际操作积累经验,对舆论心理战手段已经运用得十分娴熟,在其豢养下的一些我国出境的敌对分子和分裂势力也根据其需要来煽风点火,炮制出大量恶意宣传品,通过网络和其他渠道向国内传播,其覆盖面涉及到经济、外交、民族、宗教、军事、历史等诸多方面,却都服务于扰乱人心、制造分裂混乱和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目的。目前从网上众多来贴中,还可清楚看出有许多使用台湾的习惯用语(不少人使用的还是繁体字),众多资料也引自过去当局的出版物。事实已证明,目前在保卫我国安全的斗争中,网络心理战的重要性已日益提高,甚至被一些当代军事评论家称为“区别于陆战、空战、海战的第四种作战样式”。

  如今中国的中青年大都上网,一些歪曲真相和蛊惑人心的传言进入网络便能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敌对势力由此便采取了历史、现实、未来预测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煽动。在现实领域内,敌对势力主要针对社会上的一些不如意现象进行渲染、蛊惑和造谣,直接煽动不满。在涉及到未来的问题上,势力主要采取危言耸听的“唱衰”方式,以动摇人们的信心并制造恐慌。在历史领域,一些居心险恶者则主要采取以史喻今的手段,虽看似不很露骨,甚至有时打着“公正看待”、“恢复客观原貌”的幌子,其实质却是要对中国革命诞生的新中国采取“断根”式的打击。改革开放后国内纠正过去“左”的倾向,客观地评价了政权和一些旧社会人物的历史作用,并落实了一些优待政策。有些敌对势力便利用这一点,煽动人跳到另一个极端,在网络上用大量贴子歌颂过去被中国革命推翻的反动政权。蒋介石集团当政时政治极度腐败,经济上搞得民不聊生,以至最终被人民推翻,对此老一辈人都有目共睹,实在难以找到能够吹嘘的地方,这些人便只好着重围绕抗日战争来贴金。近年网络上出现大量夸大和造谣吹捧抗战的文章和幌子,如此竭力进行美化,其的的其实也很清楚──如此有功的头面人物和政权,将其推翻岂不是没有合理性了吗?

  历史现象者是多棱镜,只看一面就不可能得出正确结论。客观评价历史的人,都承认政权在1937年至1945年还坚持了抗战,其军队的许多官兵还曾做过英勇奋战,对此中央人民政府已经给予应有评价,对现存的老兵也给予过照顾。相比之下,倒是台湾当局从不承认中国的抗战业绩,过去正式出版物中一谈到抗战便进行谩骂,近年来虽有收敛却仍采取否认态度。尊重历史的人同时都会看到,统治集团在抗战中又存在着消极抗战的另一面,即主要表现为战争中腐败无能,争取胜利依赖外国,为此不惜付出放弃国家主权和承认外蒙古独立的重大代价(1945年8月14日国民政府同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正式承认外蒙古投票决定独立)。正是这种“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无能表现,激起了国内绝大多数人的愤慨,抗战胜利后仅四年广大人民便选择了推翻政权。向不大了解历史的众多年轻一代宣讲这些真相,网络上的那些造谣和吹嘘之辞就会起不到煽惑作用。

  敌对势力为美化当年革命的对象,这些年到了不遗余力的程度,如在网络上称赞旧上海黑社会老大、头号流氓头子杜月笙如何“扶危济困”和“抗战有功”,并说以四川袍哥老大身份称霸一方的刘文彩是“造福乡里”。连被河南人民痛恨为“水、旱、蝗、汤”祸首,且在内也因抗战丧师失地声名狼藉的汤恩伯,也被捧为“抗战名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这些人如此偏爱旧中国反动黑暗势力的代表,不就是为了否定中国革命和新中国建立的必要性吗?与此同时,一些别人用心者对中国革命的领袖和人民军队又极力攻击之能事,其手法除了造谣外,又是抓住一些缺点进行夸大渲染。对新中国成立后的成就,敌性网站的发贴者却患有“选择性失明”,或者故意进行歪曲。在一些恶意宣传下,部分有糊涂认识的人也散布抗美援朝战争“不该打”的谬论,又有人认为中印边界反击战“白打了”。不大了解真相历史的年轻人如果相信了这些蛊惑,历史观和政治理念真就会出现黑白颠倒。

  先人便称“亡人之国必先亡其史”,敌对势力在历史领域进行的心理攻势,恰恰是要否定和斩断新中国的思想根基。网络上的这类言论,很多已远远超出不同观点争鸣的范畴,其险恶用心其实已是昭然若揭!

  自新世纪之初起,中国民众开始进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相应的管理组织随之建立,其主要方法便是以技术手段屏闭政治上有害及有危及身心健康的淫秽信息。这一措施自然有其必要性,如外国政府也普遍建立必要的网络管理措施,防止危害社会的信息传播,不少国家还实行了上网“实名制”(在这一点上中国的管理还更宽松)。最近国内对色情信息已加大打击力度,不过单纯的技术屏闭毕竟有漏洞,何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众多网民已掌握了“跳墙”手段,有时仍然会防不胜防,单纯的封堵措施经常处于被动状态。

  懂得战争规律的人都知道,积极防御即攻势防御才是真正有效的防御。由于舆论战也是一种交锋,在硝烟战争中采取消极防御者必败,心理战也同样如此。对敌对势力采取的网络心理战,固然应有必要的拦阻措施,采取揭露和澄清真相的措施则更为重要。让人们知道什么是虚假信息的同时也说明真相,这样才能增强免疫力,锄去的毒草倒可以起肥田作用。在如今思想多元化和信息多样化的社会中,出现谬误和有害舆论已是必不可免的现象,只要能及时有效地进行批驳也就不足为惧。

  当然,网络上的虚假信息并非都是敌对势力的心理攻击,有不少属于国内某些人为经济谋利而炮制。例如一些人打着“纪实”名义编造历史,通过小报、文艺作品乃至非法出版物来赚钱,一些网站在真假不辨的情况下又大量转贴,也起到错误导向的作用。对这种不良倾向,了解历史真相的人同样也及时予以批驳和澄清,才是对广大网民负责的态度。

  如今,国内有关部门已很重视网络反敌心战研究,正不断构筑心理防线年代末,解放军便建立了心理战试验部队,2000年建立起第一个心理战研究所,“心理战、舆论战、法律战”还被明确写进新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不过目前的网络舆论交锋已经远不仅限于军方,而涉及到亿万民众面前的电脑屏幕,网络上采取有效措施对抗敌性宣传攻势已成为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普遍问题。

  在心理舆论战中要采取积极防御,我国的相关部门就应建立自身的反击能力,同时还应发挥广大网民的积极性和创造力。2008年奥运会前,中国在海外的广大留学生曾以网络广泛宣传的形式,并采取了灵活机动和丰富多彩的方式,在国际上狠狠回击了势力就西藏问题的攻击,初显出网络上主动反击的威力。德国《时代周刊》同年4月6日的文章中便感叹:“西方媒体习惯了面对笨拙的、没有创造性的中国媒体。但这次他们遇到了一个新的对手,即中国国民。”看到中国年轻一代有有效运用网络武器,并用新颖灵活和外国人容易接受的方式进行舆论反击年老一代的人也回忆起当年几乎人人耳熟能详的“毛主席语录”──“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

  发动人民群众打人民战争,是中国革命形成的传统优势,在网络上打击有害信息和回击势力的舆论心理战,同样也应发动专业人员和广大热爱祖国的网民,在今后的舆论心理战中对敌对势力的谰言露头就打,及时向网民揭穿其谎言,按一些网民的形象说法是群起围剿“网特”,才能改变被动局面。这样以“软”、“硬”两手并重,我们建设起的国家就不仅有高楼大厦,还能有强大的精神脊梁,面对政治风浪时也才能不出大乱子。在今天的网民中,蕴藏着极大的爱国激情和回击势力心理攻击的积极性,重要的问题在于如何有效地调动。回想2008年北京保卫奥运会的斗争中,笔者便曾经深深地感受到广大网民打击舆论攻势的威力,不禁想起当年历史巨人的声音──“人民万岁!”由此也由衷地想引伸出这样的口号──“网民万岁!”

徐焰:敌对势力舆论心理攻势是场“无硝烟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