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进”一个字 广交更“广”交

2019-07-22 作者:科技在线   |   浏览(89)

  每年春秋,广交会举办之际,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都云集于此,被誉为外贸“晴雨表”和“风向标”的广交会书写着中国改革开放外贸经济的发展变化(资料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黎旭阳 摄

  2011年10月至今任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现任广交会新闻发言人,见证了广交会十多年来走过的风风雨雨。

  11月初,恰逢第124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简称“广交会”)刚刚在广州闭幕,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简称“进博会”)紧接着在上海举办。在这个历史交会的时刻,广交会与进博会,广州和上海两座城市的遥相呼应,共同宣告了中国继续坚定不移推动改革开放的坚强决心和扩大合作的有力举措。

  每年春秋,广交会举办之际,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都云集于此,被誉为外贸“晴雨表”和“风向标”的广交会书写着中国改革开放外贸经济的发展变化。如今,这个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国际贸易盛会,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级展会,成为“卖全球买全球”的开放型国际贸易平台。如果要找出一名广交会的代言人,不得不提到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广交会新闻发言人徐兵。每当春秋两季广交会,他都会站在广交会的新闻发布台上,用翔实的数据和清晰的案例讲述广交会的故事。作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战线上的一名“老兵”,徐兵也有一段与广交会不得不说的故事。

  2002年,徐兵调任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成为广交会新闻发言人。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来到广州没多久就遭遇“大考”。2003年春季,正是非典病毒肆虐的时候,全国人民打响了一场“生命保卫战”。第93届广交会能否如期举行,是悬在所有人心头的疑问。

  徐兵回忆:“那时候很多参展企业已经开始布展了,我们也早早邀请了很多国外采购商,不少采购商已经确定要来,如果突然宣布不办,可能产生不良的国际影响。”于是,在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外贸中心报请商务部,决定继续举办广交会。这届广交会也是当时国内唯一一个特许如期举办的大型国际经贸活动。徐兵还记得,那一届广交会结束后,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所有与会人员和到会客商中无一例非典型肺炎病例出现,那一刻,他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虽然如今谈及这段往事,徐兵显得十分平静,但在当时要举办这样大型的国际性经贸展会,防“非典”措施必须做到百分之百严密。为此,外贸中心先后投入专项资金500多万元,添置紫外线灯、红外线体温检测仪、口罩、消毒药物等,投入2000多名工作人员进行展馆消毒、体温检测、卫生监控等卫生保障工作。据亲历者回忆,虽说这届广交会人流比以往减少,但气氛很好,展馆无一空档,展品琳琅满目,一切都是正常操作。

  为了应对“非典”,广交会还首次开设了“网上广交会”,在广交会网站上增设网上洽谈平台。“我们当时考虑为了没能来广州的海外采购商,设立了这个平台,为参展企业找到更多客人。双方可以通过线上采购,在网上开展交易。”徐兵说。刚开始,“网上广交会”并不为众人所知,参展商对此也没有经验。徐兵还记得,在平台开通第一天,虽然有海外采购商登录平台查询商品,还向满意的参展商发出了洽谈预约,但在网上待了一整天,竟没有收到参展商的回应。管理人员看着心里着急,不想让参展商错过大好商机,于是采用“笨”办法,把预约单一份份打印出来,按着展位号送到参展商手中。直到这时,参展商才开始意识到,广交会除了现场洽谈,还可以通过网络做生意。有展位偏僻的参展商为了扭转不利局面,积极在“网上广交会”进行申报登记,使许多海外客商在网上查询后就直接找到了摊位,羡煞四周邻居。

  事实证明,“网上广交会”虽是当时为了应对“非典”而建立的电子交易平台,但从实际效果看符合时代潮流的电子商务手段,不仅对现场广交会发挥着有益的补充作用,也为将来的广交会数字化转型打下了基础。而在第93届的广交会上,其三大网站接受全球点击量共计5900万次,比上届增长了48.1%,网上达成意向3亿多美元。“也是从那时起,广交会真正开始走上数字化的道路。”徐兵说。

  众所周知,创办于1957年的广交会,原名是“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从2007年第101届起,广交会正式更名为“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由单向出口平台转变为进出口结合的双向交易平台。不过,大概鲜少有人了解,这“一字之差”背后,有着多少故事和涵义。

  徐兵坦言,这次更名是广交会发展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改革。“怎么让广交会在不同历史阶段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的对外开放,融入经济全球化,这一直是我们思考的重大课题。”徐兵说,谈及第101届广交会为什么要把“出口”变成“进出口”,他解释,这主要是为了主动开放市场,扩大进口和推动进出口贸易走向平衡。

  “广交会的定位变了,从单一的出口变为进出口,对我们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徐兵说。别小看这样的更名,当时他们面临着短时间内为进口展招商的任务,压力很大。“长期以来,参展企业主要是来自境内的企业,对招揽境外的企业参展我们心里也没底,到底要招什么样的企业,什么国家的企业会来参展,都是需要研究的问题。”为此,外贸中心在招展上集中力量,总算完成境外企业的招展任务,并在短时间内拿出了进口展的方案。从那时起,广交会真正地从“卖全球”变为“买全球卖全球”的开放型国际贸易平台,为境外企业开拓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提供了“快速通道”,促进了中国进出口贸易更加平衡协调地发展。

  说到广交会的更名,徐兵还说起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插曲。“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九个大字,是1963年第14届广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诗人、学者、书法家郭沫若同志视察广交会时,为广交会题写的会名。无论展馆如何变迁,郭沫若手书的几个镏金大字总是闪亮如新。那么,该怎么把一个“进”字加进去?

  为此,徐兵一行人特意到郭老家里拜访,请求郭老的后人能让他们在郭沫若的书法作品中找到这个“进”字,从而组成新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榜书。“我们本来还担心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没想到郭老的女儿郭平英非常高兴我们还能继续用她父亲的字,很爽快地答应了。”身为郭沫若纪念馆馆长的郭平英在郭老的馆藏书法中找到了一个“进”字,并无偿提供给广交会使用。在第101届广交会,外贸中心还特意邀请了郭平英前来见证更名时刻。就这样,从流花路到琶洲岛,郭沫若手书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牌匾始终气势磅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广交会的传奇也在不断续写,直到今天。

  “每年4月和10月两届广交会期间,从世界各地飞到广州的航线密度和其他时间相比完全不一样。”多年的发言人生涯让徐兵习惯用数据说话。他坦言,来自全球的商人赶赴这个一年两度的贸易盛会,极大地带动了广州经济、外贸和各行各业的蓬勃发展,同时也让更多人知道广州、认识广州。广州在各个方面支持服务广交会的发展,广交会也作为一个贸易的纽带,对广州起到了相当大的拉动作用。

  徐兵告诉记者,会展业对相关产业的拉动系数约为1∶9。意思是如果会展业的直接收入是1元钱,其对当地相关产业的带动收入是9元钱。徐兵的话并非虚言,外贸中心和中山大学联合开展的研究报告显示,广交会对广州的带动效应是1∶13.6,远远高于国际平均比值的1∶9。

  “广交会效应体现在很多方面,它覆盖了政治、经济、文化等等领域。”广交会前后,都是广东会展业的旺季。每当广交会期间,广州可汇集全球近20万名采购商,形成了以广交会为核心的华南展览季和以春秋两季为主的国际采购季。除广交会外,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展、建材展、汽车展等一系列展会百花齐放,令人应接不暇。自创办至今,广交会累计出口成交超过1.3万亿美元,历史上成交额占全国出口比重峰值超过50%,近年来每届出口成交额约300亿美元,有力促进了中国成为世界贸易大国。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广交会的今天。”徐兵感慨。抚今追昔,展望未来,从一个最初只有13家外贸总公司参加的展会,到如今有着48个交易团、2.5万多家企业、12125个品牌展位的“中国第一展”,搭起了“走出去,请进来”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桥梁,大批中国品牌、“中国制造”成功走向世界,推动经贸强国建设迈出铿锵步履。

  谈及第101届广交会为什么要把“出口”变成“进出口”,徐兵解释,这主要是为了主动开放市场,扩大进口和推动进出口贸易走向平衡。

  “广交会的定位变了,从单一的出口变为进出口,对我们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徐兵说。“长期以来,参展企业主要是来自境内的企业,对招揽境外的企业参展我们心里也没底,到底要招什么样的企业,什么国家的企业会来参展,都是需要研究的问题。”为此,外贸中心在招展上集中力量,总算完成境外企业的招展任务,并在短时间内拿出了进口展的方案。从那时起,广交会真正地从“卖全球”变为“买全球卖全球”的开放型国际贸易平台,为境外企业开拓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提供了“快速通道”,促进了中国进出口贸易更加平衡协调发展。

  多年来,广交会依托中国雄厚的制造业基础,吸引行业龙头和高新技术产品参展,提升质量、档次和附加值。出口商品已经实现从主要出口初级产品向主要出口制成品转变,高端化、智能化、品牌化、定制化产品成为主流。

  从第101届起,广交会更名为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由单向出口平台转变为进出口结合的双向交易平台。从第101届进口展展览面积10,400平方米,314家企业参展,至今年秋天的第124届广交会,进口展展览面积达2万平方米,有来自34个国家和地区的636家企业参展。近年来,广交会的功能已经不仅是单纯的促成贸易,通过举办产品设计系列活动、创办广交会出口产品设计奖、举办高端会议论坛等举措,广交会功能更加丰富完善,已经发展成为以贸易成交为核心,兼具结识客户、行业交流、贸易对接、设计引领、新品展示、品牌推广的多功能综合贸易平台。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广州近年来不断强化国际贸易中心地位,支持广交会创新发展。同时,先后举办世界经济论坛中国商业圆桌研讨会、第二届对非投资论坛、2017《财富》全球论坛、2018年世界航线发展大会等一批国际会议活动。最近五年,广州担负了一系列商务重大政策试验探索的国家重任,成功获批并建设10多项国家级试点及示范城市。试点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广州外贸新动能不断加强。去年启动的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全年出口618.3亿元,占全市出口的10.7%。去年,跨境电商进出口227.7亿元,增长55.1%,位居全国第一。

  2017年——广州跨境电商进出口227.7亿元,增长55.1%,位居全国第一。

  2017年——广州会展经济保持全国前列地位,全年重点会展场馆展览面积976万平方米,增长8.9%,位居全国第二。

  新华社贵阳7月15日电题:真理之光苟坝马灯的故事新华社记者黄可欣、李惊亚...

  边疆有为系列天润乳业党委副书记梁春英介绍公司党员干部在企业发展中的带头作...

  新华社上海7月11日电(记者张建松、贾远琨)我国第一艘自主建造的极地科学考察破冰船——“雪龙2”号1...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乌江:红军在这里开始反攻新华社贵阳...

  新华社北京7月8日电题:用心学进去用力做起来重庆、四川、云南、贵州扎实推...

加“进”一个字 广交更“广”交

科技在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