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科医生抢救病人时遭殴打 边挨打边救人(图

2019-06-21 作者:科技在线   |   浏览(179)

  王锡雄,男,30岁,海南人,在四川川北医学院就读,毕业后在汕头大学攻读在职研究生。2009年入职三亚市人民医院,成为外科医生,从医5年。

  8月18日凌晨,三亚市人民医院外科医生王锡雄在抢救受伤女子时,遭遇一名陌生男子暴力阻挠、殴打,王锡雄在遇袭时仍不放弃抢救,病人最终获救。王锡雄的这一行为引发舆论关注和讨论。

  昨日下午,遇袭的王锡雄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事发经过,称挨打时仍然救人只是尽了医生的职业本分。

  王锡雄是三亚市人民医院普外科医生,18日凌晨1点,在急诊科轮班的他,收治了一名头部受伤的女子。

  王锡雄讲述,在对这位女子救治的过程中,一名陌生男子不断干扰阻挠救治,病患后被送至抢救室治疗时,王锡雄的后脑突然遭遇这名男子的击打,随后被对方掐住脖子约20秒。

  “当时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已经不到70%,如果不及时给氧,会有生命危险。”事后王锡雄解释。尽管被掐时出现了眩晕,但他的手没有离开气囊,继续按压给氧,最终男子被赶来的保安和民警制服。王锡雄继续对病患抢救,半小时后,这名女子获救。

  记者从医院处了解到,王锡雄已入住医院的病房查看伤情。针对此事,阿里公益奖励了他10000元人民币,称他用生命在抢救,并向他致敬,希望他的正能量举动,能让公众重拾对医生的信任和尊敬。

  三亚市公安局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打人者与伤者是朋友关系,一同来三亚旅游,经法医鉴定王锡雄伤情,目前打人男子已被行政拘留。

  王锡雄:好一点了,头没那么晕了,脖子上的痕迹基本上都散了,有时有点恶心,还要打点滴观察。

  王锡雄:我只是做了一个普通医生该做的事,这么受关注,受宠若惊。但我想站出来接受采访,因为我不是医院第一个被打的人。

  王锡雄:医院急诊科算是比较“险恶”的科室,因为经常有被殴打的可能,所以没人愿意来,每年我们普外科的医生必须要去急诊轮班3个月。

  王锡雄:半个月前,医院一个内科医生也被打了。当时病号太多,一下来十多个,他先给最严重的病患治疗,另一个就不同意了,争吵起来,抓住医生的头发往墙上撞。

  王锡雄:是的,感觉每次处理医闹的时候,医生总是,被曲解,我希望能借这个事站出来说话,没必要总写在日记里。

  王锡雄:8月18日凌晨1:30左右,我在急诊室见一位男性搀扶着一位女性走来,女的30岁左右,面部都是鲜血,右额头有两道伤口,她用手捂住伤口,喊着救命,血不断从她指缝往外涌,当时觉得有可能伤到动脉了。

  王锡雄:立马和她朋友扶着她到清创室,赶紧量血压,发现患者虽然喝了酒,但意识清醒。她说自己患有血小板缺乏导致的凝血功能障碍,我赶紧给她止住了血。但三四分钟后,患者出现呼吸困难、胸闷,我考虑到可能是创伤性休克,立刻要将她转移到抢救室。

  王锡雄: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子,30岁左右,问我干吗要转到抢救室?加重了吗?并开始阻挠我。

  王锡雄:我有简短地说明,说考虑到休克,要上呼吸机。对方问你连什么病都没有弄清楚就要抢救?我说先不跟你解释,情况很危险,于是推患者到抢救室。他不让动。

  王锡雄:听到送患者来的男子说,就是阻挠的男子把患者打伤的,我也没时间多了解原因,患者的情况很紧迫,急需输氧,当时血氧饱和度已经降得很低了,只有60%多,心率也到了130多,刚送到抢救室,患者就昏迷了,我记得当时是将近1点50分。

  王锡雄:给患者输氧时,那时她基本无法自主呼吸,需要通过手捏球囊的简易呼吸装置来供氧,突然我感觉可能是手掌或拳头,猛烈地砸我的后脑,一下就有点晕了,头趴在抢救车上,马上就感觉被掐住了脖子,有20秒左右吧。

  新京报:媒体报道说,这20秒你都一直按压着球囊给患者输氧,第一反应不是先自救吗?

  王锡雄:根本没考虑先做什么,就是下意识地做动作,习惯性的,来不及思考。就觉得如果不按的话,病人有可能缺氧休克、死亡。

  王锡雄:我拿手肘打掉了对方的手,但他冲上来又掐。可能是因为被撞到后脑勺,我感觉我短暂晕厥10秒,这期间肯定没法按着球囊了。10秒后醒过来,恢复了意识,我又赶紧去拽那男人的衣服,保安就冲进来了。

  王锡雄:中间有旁边的护士问男人为什么打医生,他就放开手去打护士,追着护士绕着抢救车跑。

  王锡雄:其实安保就在10米外吧,但急诊科经常有吵嚷,安保可能以为是平常事,没料到突发状况。

  王锡雄:保安带走了他,我们继续抢救,20分钟后,伤者面色红润了,血氧也到90,血压上来,放心了,我感觉累到不行,因为当时我已经上14个小时班了。

  王锡雄:现在想来,是男人还是他的朋友打伤了那个患者,见我们抢救,觉得我们小题大做,可能也怕承担责任吧。

  王锡雄:半年前吧,不过那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当时他是中了刀伤,给他做手术时,突然就躁狂,拔出手术室里的输液架,追打医生和护士。

  王锡雄:我是到场看到两位同事被追着尖叫、跑,就从后边抱住患者,抢下他的输液架,没想到他又拔了水管,铁管正好砸下来时,我伸左手一挡,手肘处裂了一个大口子,血一直流,肘部挫伤,桡神经损伤,到现在个别手指还有些麻木。

  王锡雄:对于外科医生来说,这确实是很大的打击,我们需要手指来做一些精准的手术。

  王锡雄:去看过,但还是有后遗症,就是麻木,不影响一些手术操作,但心里很难受。

  王锡雄:当时也是下意识地去挡,没想那么多,和这次一样,只是为了一种职业操守,为了良心。

  王锡雄:开始没觉得,受伤后让神经内科医生看了下,当时已经恶心呕吐了,脑震荡。现在开始后怕了,我还有老婆小孩呢。

  王锡雄:这句话也表达了我的立场,我只希望医患关系进入正常轨道,医生和患者是可以相互信任、相互帮助的。

  王锡雄:变化特别大,矛盾升温,越来越激烈,感触也一年比一年深。社会上有很多人不太理解医生这个行业。真的希望患者和家属能给以更大的宽容。

  王锡雄:这些确实普遍存在,我们急诊科同一时间能接触10个外伤病人,是打群架来的,你要缝哪个?处理伤最重的患者,其他家属都不理解。

  王锡雄:可我小的时候生病,妈妈要背着我翻山越岭,走两小时的山路到农场里的卫生院,那时资源更稀缺,看到医生,哪里会怪他没有救你,怎么救你?

  王锡雄:这是个全社会的问题,绝不是哪一个医生、患者的问题,太多戾气了。我要大胆站出来,做些呼吁,真的希望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能回归正常的轨道。

急诊科医生抢救病人时遭殴打 边挨打边救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