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庄王“问鼎” 陆浑戎亡国

2019-01-25 作者:军事   |   浏览(51)

  公元前613年,楚庄王即位,楚国继续与晋国争夺中原霸权。公元前606年,楚庄王带领大军讨伐与晋国关系密切的陆浑戎,陆浑戎受到重创,楚庄王随即在洛邑附近举行了盛大阅兵式,并向周王室大臣询问九鼎的大小轻重,后来带领军队返回楚国。陆浑戎虽然暂时幸存,最后仍被晋国所灭。

  公元前632年,晋国和楚国为争夺中原霸权,在城濮(今山东鄄城)发生一场大战,楚军大败。公元前613年,楚庄王即位,楚国再次走向强盛,继续与晋国争霸。

  陆浑戎(活动范围在今伊川县、嵩县),属姜戎的一支,原居于西北,由于不臣服于秦国被秦国驱逐,进入晋国境内。

  与秦国不同,晋国一直与诸戎结好,“迁陆浑之戎于伊川”,起到了威胁周天子和抵御楚国北进的作用。公元前606年,企图争夺霸权的楚庄王亲自率领大军讨伐陆浑戎。

  习于骑战的陆浑戎军队面对强大的楚军败下阵来,陆浑戎投降后,楚庄王十分得意,便在洛邑附近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彰显楚军军威,意图恐吓当时的周天子周定王。

  面对王孙满,楚庄王询问九鼎之大小轻重。在周朝,只有天子可享用九鼎,九鼎象征着王权,王孙满当即判明楚庄王意图灭周,言语不卑不亢:“在德不在鼎……德之休明,虽小必重;其奸回昏乱,虽大必轻。昔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史记·楚世家》)

  楚庄王见王孙满的回答有理有节,知道自己与周天子分治天下乃至取代周天子的时机还不成熟,引军回到楚国。

  原本依附于晋国的陆浑戎,迫于楚军兵锋臣服于楚国,虽然暂时避免了亡国,却也埋下了祸根:陆浑戎居于晋国和楚国之间的缓冲地带,一旦与楚国交往甚密,便对晋国形成威胁,晋国无法忍受。

  《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为了掩盖真实作战意图,晋国采取了特别措施:晋顷公派大臣屠蒯赶赴洛邑,假意请求周景王允许晋国祭祀洛水和三涂山(在今嵩县)。有大臣从屠蒯的言谈表情中看出,晋国的意图并非是祭祀,陆浑戎与楚国关系密切,应该是去讨伐陆浑戎,提醒周天子注意加强戒备。

  在取得周景王的同意后,晋军快速行动起来,荀吴率军渡黄河南下,一路直奔陆浑戎边境。为了麻痹陆浑戎,荀吴让主管祭祀的人员按照当时的礼仪制度,像模像样地用牲畜祭祀洛水。

  作为小国的陆浑戎,对晋军的真实意图一无所知。晋军突然发起攻击,一举消灭陆浑戎,陆浑戎从此亡国。

  洛阳市城隍文化研究会会长、《洛阳战争史话》主编张宪通表示,商周时期,陆续迁徙至中原的戎族部落难以计数,见诸文献的可谓凤毛麟角,陆浑戎是少数有文献记载其迁入和灭亡过程的内迁戎族部落,相关记载弥足珍贵。

  2015年,陆浑戎墓葬群在伊川县鸣皋镇徐阳村被发现并发掘,包括陆浑戎贵族墓及车马坑等,有力印证了陆浑戎迁徙、灭国等历史事件,为学者研究春秋时期中原地区民族迁徙与融合提供了依据。

  很多人熟知楚庄王,不光是因为他曾到洛邑“问鼎”,更在于那个著名的典故——一鸣惊人。

  据《史记·楚世家》记载,楚庄王即位后三年内不理国政,日夜作乐,并下令说:“有敢谏者死无赦!”

  大臣伍举入谏,见楚庄王左抱郑姬右抱越女,坐在钟鼓之间,便问:“有鸟在于阜,三年不蜚(同飞)不鸣,是何鸟也?”

  楚庄王说:“三年不蜚,蜚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举(指大臣伍举)退矣,吾知之矣。”

  谁知过了数月,楚庄王生活淫逸程度比之前更甚。大臣苏从再次进谏,楚庄王开始改革,“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任伍举、苏从以政,国人大说(同悦)”,这就是成语“一鸣惊人”的由来。

  有学者表示,楚庄王的话说明他非酒色之徒,而是一个有见识、有胆略的统治者,即位后三年内不理国政,实为外部严峻形势下的无奈之举,推行一次诛杀数百人、提拔数百人的快刀斩乱麻式改革,足以说明当时楚国反对改革者势力的强大。

  我国著名先秦史专家晁福林在《霸权迭兴——春秋霸主论》一书中也提到,楚庄王即位当年,令尹子孔和将军潘崇率军讨伐群舒(今安徽省舒城县),公子燮和子仪留守,这两名负责留守的贵族趁机作乱,他们修筑郢都城墙,准备抵御伐群舒归来的楚军,并派人去刺杀子孔,但没有成功。公子燮和子仪挟持楚庄王出逃。幸得忠臣相助,楚庄王才得以脱离险境。

  在复杂险恶的形势下,楚庄王隐忍不发的明智之举缓解了贵族对他的顾虑,楚庄王自己也在长时间观察中认清了谁是自己可以依靠的忠臣,为后来的“一鸣惊人”准备了条件。(洛阳日报记者 苏楠 实习生 樊亚茹)

楚庄王“问鼎” 陆浑戎亡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