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卤之役太原日报网

2019-01-25 作者:军事   |   浏览(116)

  从“桓公创霸”的春秋之初,到“向戍弭兵”之春秋中季,晋楚齐秦吴,尤其是晋楚间的大国争霸,百余年不熄。弄得大国筋疲,捉襟见肘;小国力竭,苦不堪言。特别是地处争战要径的郑、宋,首鼠两端,国疲民乏。公元前546年(鲁襄公二十七年),宋国执政之卿向戍与郑国重臣子产,利用向戍既是晋国当权正卿赵武之好友、又是楚国令尹子木之知己的关系,游说于两国之间,终于以除秦齐之外各国,无论是楚之属国,还是晋之属国,均须对晋、楚“交相见”(纳贡朝见)为条件,达弭兵息战之目的。至此,晋国独霸诸侯结束,晋楚共霸天下开启。数十年间,各国间小摩擦虽时有发生,大冲突、大战事再没出现。然而,国际间弭兵,并不等于各国内平稳。在晋国便连续发生了“晋荀吴败群狄于大卤”之役、“晋灭鼓”“灭陆浑戎”“伐鲜虞”等一系列灭戎狄、收故土的战事,将与楚争霸中原、无暇北顾时失落之地,征而复得,并趁势北扩。在故地太原进行的大卤之役,便是这一时期晋国最大的战事。

  春秋笔法,以简称著,孔老夫子把大卤之役浓缩为一句:“晋荀吴帅师败狄于大卤。”夫子所述,犹如囫囵之枣,而讲历史故事,最忌囫囵吞枣。可能正缘于此,《左传》从史的角度,把夫子遗于后世的这枚枣,剖之为:

  “晋中行穆子败无终群狄于大原,崇卒也。将战,魏舒曰:‘彼徒我车,所遇又阨,以什共车,必克。困诸阨,又克。请皆卒,自我始。’乃毁车以为行,五乘为三伍。荀吴之嬖人不肯即卒,斩以徇。为五陈以相离,两于前,伍于后,专为右角,参为左角,偏为前拒,以诱之。翟人笑之。未陈而薄之,大败之。”

  这段古文史料中的故事太多了,其中最主要的告诉我们:这是春秋中叶之前,晋国第一次用步兵作战,并取得了胜利。我们都知道,春秋时的兵事,主要是车战,国家军事力量的强弱通常以战车的多寡、战马的强壮来衡量。荀吴帅师与无终群狄战于大卤,战事初起,魏舒便提出,敌人是徒兵,我们是车兵,展开作战的战场,地势险要却狭窄,不便用车,且用十个徒步之卒而攻一车,必然取胜。请以我为头,全部改车兵为步兵。荀吴准行,于是晋兵弃战车而成步军,以三人为一伍,五组为一个作战单位。这种临阵应变,遭到了荀吴宠臣的反对,不肯入编阵列。魏舒当机立断,杀之示众,以振军威。在魏舒的身先士卒下,晋兵以五种阵势,互为犄角,呼应对敌,即所谓“两于前,伍于后,专为右角,参为左角,偏为前拒”。群狄不识晋阵,讪笑无防,还没有列成战阵,便被打得大败。

  历史上的军事家们品评,晋人败狄的大卤之役,乃为春秋时晋国徒兵之战的首创。所谓“败狄大卤,尘清并汾,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夏偷安,惟霸功有以制之,得晋之力多矣”(《晋乘蒐略·卷四》)。时人左丘明作《左传》而述大卤之役,不述战况,不述战绩,唯在弃车战而改徒兵方面,深入细微给以详载,其用心正如《晋乘蒐略》所按:

  “荀吴伐翟于太原,崇卒以制胜,论者谓:‘毁车用卒,为变法之始。’兵法,审地势,言兵事者先之……并州以北,冈峦起伏,涧道萦回,车不及旋辕,舍车而徒,升陵下坂,用其所长,以击其所短,兵之至要,法变而正也……昔赵武灵王易服骑射,而收林胡、楼烦之众,事异功同,犹胜处敌于肘腋间者矣。孔颖达谓:‘晋中行大卤之役,为步战始,毁车用卒,自中行败狄始用之。’”

  其实,春秋之弃车改徒兵作战,并非起至大卤之役,在先郑国已经多用,只不过多用在“缉盗”等小战之处。似晋国之收复失地的“大卤之役”,讨伐群狄之大战,则是首开先河。

  还须说明一点的是,大卤之役,《春秋》及“公羊”“谷梁”皆曰“晋荀吴帅师”,而《左传》则曰“晋中行穆子”,难道是一师二帅?亦或中途易帅?均非。所谓“荀吴”与“中行穆子”实一人两姓两名。荀吴先祖为曲沃武公之大夫原黯,武公灭荀国,赐荀地为原黯采邑,原黯以是为氏,其子名荀息,为晋献公倚重之臣。晋文公时设三行,以荀息子荀林父为中行将,则荀氏又以军职为氏,称中行氏。晋悼公时,中行偃因拥立悼公有功,列为公族大夫,后为国之正卿执国政。其子中行吴,亦称荀吴,谥为穆子,所以又称为中行穆子。晋国中行氏先后平灭赤狄潞氏,白狄肥、鼓两部,以及陆浑戎、大卤群狄等,是为晋国灭戎狄之专业户。

大卤之役太原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