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家最后被抄的直接原因是?

2019-08-13 作者:军事   |   浏览(107)

  由于贾元春的死导致贾家失去了庇护,再则贾家那些个正主子没几个干好事的,也刚好有个忘恩负义且贪财的贾雨村!唉~~可怜了那些个无辜的姑娘,丫头们!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

  由于贾元春的死导致贾家失去了庇护,再则贾家那些个正主子没几个干好事的,也刚好有个忘恩负义且贪财的贾雨村!唉~~可怜了那些个无辜的姑娘,丫头们! 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莫想刘姥姥还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贾府被抄家的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元妃死后,贾家没了靠山;另外一个是因为贾府和北静王的密切来往。

  首先,元妃的薨逝,让贾府失去了最后的靠山,以至于元妃薨逝后,很多人弹劾贾府,元妃的薨逝,意味着贾府在皇权中的靠山倒了,就失去了政治资本。

  其实说到底,就是贾府靠山倒了,皇帝不再需要他们了,元春出事,必然牵丝挂缕的带出来贾家所有的问题,抄家就成了必然。

  甄家抄家后有人往贾家送东西,七十五回开篇就写嬷嬷提示尤氏不要去王夫人房中,甄家有人带了东西来,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

  皇帝在甄家靠山老太妃一死,就抄了甄家,罪名不排除甄家有财政问题,甄家转移财产到贾家也有藏匿罪证的意思。

  其次,北静王不得圣旨违法参加秦可卿葬礼,将御赐鹡鸰香念珠送给贾宝玉拉拢结党迹象明显,表现出赤裸裸的违法,僭越,对皇帝不恭敬,结党的逆臣贼子行径,皇帝抄了北静王的老丈人,剑指北静王是毋庸置疑的。

  可怜贾家与甄家交好,与北静王结党,他们的靠山老太妃一死,甄家第一个被干掉,贾家紧随其后,北静王应该是最后,王熙凤说“聋子放炮仗——散了吧”,讲的就是贾家受北静王所累被抄家的影射。

  被抄家后的贾府众人,主子被关起来等候审问判刑,下人则被变卖为奴,王熙凤用尽自己精明能干了一世,最后也在牢狱中身亡,最后被扔到白茫茫的雪山里。

  贾政,贾珍,贾蓉等在朝廷为官的人,也被处决,秋后问斩,而那四位小姐,更没有一个好下场,元春死于宫里,迎春被自己男人打死,探春远嫁边疆,惜春出家为尼。

  林黛玉没有看到贾府衰落的境况,但是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死的痛苦,因为她深爱着贾宝玉,可是贾宝玉成亲了,新娘不是她,而是薛宝钗,她在贾宝玉和薛宝钗的成婚当日悲痛欲绝,终于病重身亡。

  而贾宝玉深爱着林黛玉,结果却被王熙凤等人欺骗,让他娶了薛宝钗,间接的害死了林黛玉,最后他看破红尘,遁入空门。

  薛宝钗也下场不好,哥哥薛蟠惹事被削了官职,薛家生意顿时面临破产,薛宝钗为了家族嫁给不爱自己的贾宝玉,刚有了孩子,贾府连同薛家一同倒塌,更可怜的是,两人被从牢狱中流救了出来,贾宝玉依旧留下薛宝钗一个人,自己走了。

  推荐于2017-11-26展开全部贾府是个诗礼簪缨之家,钟鸣鼎食之族,它由“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盛世,无可奈何的走向日暮途穷的“未世”,最后“忽啦啦似的大厦倾错惨惨似的灯将尽”,一败涂地,表演了一出“树倒猢狲散”的家庭悲剧,小说以贾府的衰弱过程为一条重要的副线,贯穿起史王薛等各大家族的没落,描绘了上至皇宫,下及乡村的广阔历史画面,广泛而深刻地反映了封建未世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从而揭示了封建社会必然走向崩溃的历史趋势。

  贾府有一个辉煌繁荣的过去,赫赫扬扬已历百载,而现在几乎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冷子兴以一个“冷眼旁观人”的身份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第二回)脂批也说;“作者之意,原只写未世。”还说:“此已是贾府之未世了。”(甲戌本第二回侧批)这什么会形成这种局面?小说详尽地反映了贾府的各种弊端,揭示了它心然没落的深刻原因。

  其一,主子养尊处优,下人得过且过。贾府的主子们大多是一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贵族派头,他们每天除了变着花样享乐之外,似乎就不知道世界还有什么值得花费心思。在享乐心理的支配下,他们沉溺在醉生梦死的生活里,哪里还顾得运筹谋划家业大计中,主子们如此,下人们就更懒得操心了,家业本来是主子的,主子尚且不放在心上,奴才又何必忧虑,正像古语所说: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其二:主子滥用职权,损公肥私,执掌权力的主子,并不是完全处于养尊处优的状态,有时显得相当辛苦,但他们辛苦,主要是为个人谋利,如凤姐,表面上在为家务夜操劳着,其实是将贾府一步步推向灭亡。因为她为了维护个人权利,满足日益膨胀的权势欲,只能对上欺瞒献媚。助长奢侈浮华的风气,对下欺压盘剥,克扣月银,放高利贷,一再激化矛盾。

  其三,奴仆刁钻,离心离德,贾府之份基业,名主外是荣宁二公所开创,实际上主要由焦大之类的奴才挣来的,正如焦大所说:“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享荣华富贵?”确实,设若没有焦大当初把宁国公从死人堆里背出来,哪里会有今天的宁国府?创业离不开奴才的拼杀,守成更须奴才的合作,如今已没有了焦大这样的忠心耿耿,早已跟主子离心离德。李纨就说过:“如今咱们家里更好,新出来的这些底下奴字号的奶奶们,一个个心满意足,都不知怎么样才好,少有不得意,不是背地里咬舌根,就是挑三窝四的。”(第七十一回)失去了人心,封建国家尚且难以保全,何况一个贵族家庭呢?

  其四:矛盾错综复杂,冲突激烈残酷。围绕家政执掌和宗族继承权,贾府主子之间展开了一场殊死的争夺战。人与人之间,时时处处都有可能爆发尖锐的利害冲突,正如探春所说:“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第七十五回)如赵姨娘为了给贾环争取家族继承权,施魇魔法暗害宝玉,险些令宝玉丧生,诸如此类的矛盾冲突,撕开温情脉脉的礼法面纱,揭示了贵族大家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本质。这此矛盾冲突,实是贾府衰败的主要原因这一。正如探春所说:“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来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穷奢极侈,是贾府生活的产要特征。一个对贾府来说平常的螃蟹宴,便须花费二十多两银子,刘姥姥叹道:“这一顿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然而这只不过是日常饮食起居所需,若是碰到婚丧喜庆大典,贾府就更加恣意挥霍了。宁国府为秦可卿买一棺材,即便“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出买”(第十三回)。为迎接元春省亲,贾府大兴土木,“堆山凿池,起楼竖阁”,建成了“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其奢侈华糜费程度之惊人,连过惯皇家生活的元春也不禁为之摇头叹息。

  贾府这样的排场,是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勉强支撑起来的,它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收取地租,可是濒临破产的农村经济,已不可能真满贾府这种无底洞似的欲壑,如第五十三回写宁府的庄头乌进孝来交租,贾珍原想至少也有五千两,但乌庄头只交来二千五百两。于是贾珍皱眉道:“这够做什么的!”是的,这还不够宁府办一次婚丧喜事之需,可见,即便庄农不吃不喝,也难供养贾府。这就必然会造成贾府出多入少的局面,这种情形已经相当明显,就连不通庶务的林黛玉也有所察觉:“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着,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第六十二回)然而,省俭与贵族图虚荣讲享乐的生活习惯势同水火,贾府宁可走向死亡,也决不会放弃奢侈浮华的虚热闹。

  宁荣二公在马上“得天下”。建立起贾府的基业,他们的下一代雄风犹存,尚可以守成,但到了殃在的第三代,即“文”字辈 ,已经退化为昏聩无能的一辈,贾敬一心烧丹炼汞,贾赦则是个老色鬼,唯独贾政风声清肃,却庸碌古板,不能庶务,至于第四代。即玉字辈的贾珍贾琏贾环,以及第五代草字辈的贾蓉等,则是堕落为一群聚赌嫖娼、淫欲放纵到地步的“畜牲”。由这些败家子来继承家业,贾府必将一败涂地。

  以上三个方面,注定贾府衰弱破败的悲剧结局,但是像这样的贵族大家庭,毕竟有些“百足之虫”的本领,在一段时间内可以“死而不僵”,而且它一度还给人以繁荣昌盛的假象。这是一个过程。

  小说在开始的时候,贾府其实已处于“死而不僵”的状态,元春晋封为贤德妃,像一剂强心剂,使它开始回光返照,此时正是元霄佳节,这种假象,只能勉强维持了一年,侍到次年的元宵节,它便开始显露出僵硬的景象。第五十三回五十四回,描写贾府过年的情景,“除夕祭宗祠”仍颇为隆重,但到元霄开夜宴时,族人来者却寥寥无几。从此败越来越多,如第二十七回写到贾链凤姐与鸳鸯商议典当贾府的“金银家伙”,以解燃眉之急,恰在这时,夏太监又传话来“借银子”,令贾链哭笑不得,妄想“这会子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就好了。”之后,林之孝便建议遗散些老奴及多余的丫环,说:“如今说不得先时的例了,少不得大家委屈些,该使八个的使六个,该使四个的使两个。”封建大家庭历来以人丁兴旺,奴仆成群相夸耀,然而贾府今非昔比,过多的人口已经成了沉重的负担。待到这一年的中秋节,它那下世的光景,就展露无遗,到处是凄清悲凉的景象;庸俗而不吉利的笑话,令贾母越发不安,祠堂里发出了令人发骨悚然的悲叹声,百足之足的未日,已为期不远。

  按照曹雪芹原来的艺术构思,贾府的最终败落,是在次年的元霄节。其方式,是被朝廷籍没家产,其结果是“是树倒猢狲散”,有人说,贾府之败主要应归于抄家。其实,纵然不被抄家,贾府也必然要败亡,因为它僵死的内因已经十分充分,抄家只是外因,只起了催命的作用,不过中雪上加霜而已,后四十回基本是完成了这一悲剧结局,但留下了“延世泽”及“兰桂齐芳”的光明尾巴,似不尽合雪芹原意。

  读过《红楼梦》的人几乎都知道,金陵甄府被抄家实际上影射了贾府最终会被抄家的命运,抄检大观园也是贾府被抄家的一次预演。但真正的起因是什么,线多年来,这一直是桩悬而未决的公案。本人在一次偶然的顿悟之后,终于理清了思路,查明了真相。下面就与大家一起来审理此案。

  一、主要线、秦可卿的判词说:“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在她的判曲(好事终)中又说:“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一是“箕裘颓堕皆从敬”。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贾府的祖宗基业是从贾敬死了之后开始衰败堕落的。

  二是“家事消亡首罪宁”。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贾家事业消亡的罪魁祸首是宁府之人。

  三是“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宿孽总因情”。对这二句话的理解是,贾府败落的根本是由情而起,这里所说的情并不是正常的伦常之情(即夫妻之情),而是非伦常的孽情。

  四是这些判词判曲是针对秦可卿来说的,那毫无疑问,这事情与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2、王熙凤的判词说:“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判曲(聪明误)中又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一是“一从二令三人木”。对这句话一般的理解是,贾琏对王熙凤态度变化的三个阶段,先是言听计从,后是逐步冷落,最后是休弃。前面二点都好解释,但最后休弃应该怎么来理解?从我国的法制史可以知道,我国古代解除婚姻的大权掌握在男子手中,称为“出妻”或“休妻”。从西周开始就有一种所谓“七出”和“三不去”的法律规定。根据规定,丈夫可以有七种理由休妻,又有三种理由不得休妻。“七出”是指:无子、淫佚、不事姑舅、口舌、盗窃、妒忌、恶疾;“三不去”是指:有所娶无所归(无娘家可归的)不去、与更三年丧(曾为公婆守孝三年的)不去、前贫后富贵(糟糠之妻)不去。从上而这几点中,怎么样才能让贾琏休妻呢?凭王熙凤在贾府的地位和她在贾母王夫人心目中份量来说,一般的理由是行不通的,唯有淫佚这一条。哪她与谁有染呢?小说中有很多地方都有暗示,王熙凤应该和贾蓉暗通款曲。但此事就算贾府上下都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大家心照不宣就算了,除非是有人把这种丑事公布于众。那么谁会将她的丑事公布于众呢?

  二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对这句话的理解是,王熙凤机关算尽地算计别人,最后反过来又被别人算计了性命。那么谁与她有仇要算计她的性命呢?

  3、在判曲收尾(飞鸟各投林)中说:“欠命的,命已还”、“冤冤相报实非轻”,谁欠谁的命、谁跟谁冤冤相报呢?

  通过以上几点线索,再结合小说中的叙述,有一个人渐渐浮出水面。谁?宁府的尤氏!

  有很多人会表示怀疑甚至反对,因为从表面上看,尤氏是一个逆来顺受、温柔敦厚、少言寡语的人,怎么她却成了最大的肇事嫌疑呢?

  1、轻描淡写地化解了金寡妇的怒气。因秦钏在学堂打架之事,金寡妇本来是满脸怒气,前来兴师问罪的,可被尤的一番话说得将“那一团要向秦氏理论的盛气,早吓的都丢在爪洼国去了。”

  3、当尤二姐被王熙凤骗进贾府时,尤氏曾对王熙凤说过一句话“但一有个不是,是往你身上推的。”但尤二姐死后,她却出奇地冷静,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4、第七十三回:“尤氏便往凤姐儿处来闲话了一回,因他也不自在,只得往园内寻众姑嫂闲谈。邢夫人在王夫人处坐了一回,也就往园内散散心来。刚至园门前,只见贾母房内的小丫头子名唤傻大姐的笑嘻嘻走来,手内拿着个花红柳绿的东西,低头一壁瞧着,一壁只管走,不防迎头撞见邢夫人,抬头,方才站住。”

  5、第七十五回开头,尤氏从惜春处赌气出来后,与老嬷嬷关于甄府的一段对线、七十五回,尤氏在天香楼外偷听到贾珍胡作非为的情形,并非偶然。

  通过上面的几点提示,我想大多数人应该能理出个头绪来了。下面我们就来揭开这一事实真相:

  话说贾敬死后,宁府突然多了两个人,尤氏的两个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这两个人的出场,可以说是曹雪芹的神来之笔。

  事情的发展,总是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当初秦可卿与贾珍私通,王熙凤与贾蓉有染,而秦可卿与王熙凤的关系又是最好,这就说明里面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作为这些孽情的受害者尤氏,当然也是非常清楚里面的内幕,只是这种丑事不便点破。

  如果说这起人暗通款曲还是量变的话,那么尤氏姐妹花的出场,则是将故事推向高潮,迅速产生了质变。

  贾琏偷娶尤二姐事发之后,王熙凤可谓是机关算尽,先是“请君入瓮”,后是“借刀杀人”,解决了尤二姐的性命。虽然她做得天衣无缝,但深藏不露的尤氏,自然能明白背后的黑手必是王熙凤无疑。于是乎尤氏怀恨在心,决定侍机报复。

  尤氏向王熙凤第一次报复,是在大观园中扔了个十锦春意香袋,想用“移花接木”之计来陷害王熙凤。因为她知道王熙凤与贾蓉的奸情,而贾蓉与秦可卿房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春意儿,王熙凤房里自然也不会少。于是她就从贾蓉房里偷了一个春间袋,抛在园中,故意让贾母房中的丫环傻大姐捡到,因为只有这个傻乎乎的丫头,才会不知好歹地把这东西拿到贾母面前,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她便可以浑水摸鱼,趁机将王熙凤与贾蓉的丑事抖出来,并可以加她一个用这些淫秽东西调教众人的罪名。

  可事与愿违,她的计划被邢夫人给搅黄了。虽然在大观园中预演了一次抄家行动,但并没有牵扯到王熙凤。可就是这次“检抄门”事件却意外地逼死了晴雯。

  氏尤见此计不成,只好再默默地等机会。后来她在惜春那里受了气,又偷听到贾珍胡作非为的恶行,想想自己真是命苦,贾珍从不把她当人看,现在妹妹的仇又没办法报,她一下子感到心灰意冷。正好她又得知贾府与获罪的甄府仍有暗中来往的信息,便生了鱼死网破之心。贾府祠堂中的叹息声,就说明贾家的祖宗已经知道尤氏有了告密的思想准备了。

  可以预测,尤氏的告密行动是在元春死后才进行的。因为元春不死,她是告不倒贾府的。

  元春死后,贾府便因京官私通外官之罪被抄家,调京治罪。从而王熙凤私吞公款和与贾蓉的奸情,暴露无遗,最后被贾琏休弃,走向她死亡的命运。

  2013-08-30展开全部从佛法上看,这也算得上是因果报应吧。焦大就曾经骂过贾家除了门口的一对石头狮子是干净的没有哪个身上干净。尤其是那些男人们可以说什么坏事都做尽了。平时都是耀武扬威,所以一旦元春去世失去了支撑那些从前就眼红心恨的人就开始报复的报复,栽赃的栽赃。另外,红楼梦里写到,直接抄检贾家的是曾经受惠于贾政的贾雨村。贾雨村本来以为可以抄出很多银票,结果银票代替了当票。也就是说贾家到最后自身也是亏空的一塌糊涂。戏剧化的是,小说最后又写到,贾雨村最后又被他自己提拔起来的葫芦寺里的小沙弥给害了。

  经济原因是贾府最后陷入崩溃的重要因素,但政治原因才是致命一击。如果不是政治上的失势,为几把旧扇子逼死石呆子根本算不上大事,石呆子未必比冯渊更有来头,薛蟠打死了冯渊,很快就大事化了了,怎么石呆子之事却在很久之后又被翻出来成为贾赦的罪状呢?赌博之事在当时可谓成风,贾府之中有的是赌博者,但却偏偏到了贾珍和世家子弟赌博,成为攻击的对象?可见,政治上的失败导致了贾府的一败涂地,即便这时的贾家依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也难逃抄家的命运。甚至可能更加成为对头觊觎财富的对象,败落的更加悲惨。

贾家最后被抄的直接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