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金花“妓女救国”是假?与军官鬼混不识瓦德

2019-02-12 作者:军事   |   浏览(105)

  赛金花的嫖客中有一个为德军做翻译的葛麟德,赛金花不仅与德国军队之间有生意往来,而且时常请葛麟德帮忙处理胡同邻居与外国军人之间的各种纠纷。她也曾经女扮男装,跟随丁士源等人混入故宫和中南海猎奇游玩。住在丁士源家的钟广生和沈荩二人,为此各写一篇短文虚构编造赛金花被召入紫光阁,与瓦德西发生男女情爱的传奇故事,分别寄给上海《游戏报》和《新闻报》公开发表。这种虚构编造的“瓦赛情史”,后来成为曾朴《孽海花》和樊樊山《后彩云曲》等文学作品的故事来源。

  本文摘自:《经济观察报》2012年4月9日第52版,作者:张耀杰,原题:《赛金花的名妓生涯与是非功过》

  随着由资深艺人刘晓庆主演一代名妓赛金花的话剧《风华绝代》即将上演,赛金花既风华绝代又真假难辨的人生传奇,再一次成为人们炒作关注的热点话题,同时也为人们进一步澄清还原赛金花清末民初的名妓生涯与是非功过,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

  1936年12月5日,天津《大公报》刊登《赛金花在平逝世》一文,其中报道说,“蛰居故都之名妓赛金花(即魏赵灵飞),于昨晨二时半逝世。平中各界人士闻讯,集不惋惜。因赛氏虽为妓女,但庚子变乱时,向德元帅瓦德西请制止外兵骚扰民宅,有功地方也。”

  这里的“集不惋惜”应该是“莫不惋惜”的误写。据该报介绍说,赛金花原名赵灵飞,江苏人,现年63岁。13岁为妓,后嫁状元洪钧,洪死后又为妓。民国初年,与国会议员魏斯炅结禧,同居于李铁拐斜街,魏因病不久去世。魏姓家人散走四方,赛金花即蜇居天桥居仁里16号,在两名姐弟仆人照顾下趺坐诵经。56岁的姐姐顾蒋氏是江苏海门人,27岁失去丈夫,生有大兴、二兴两个儿子。跟随赛金花已经20多年,二兴还被赛金花认作义子。弟弟蒋乾方,41岁,1925年来到赛金花身边。姐弟二人多年没有工钱,赛金花的朋友年节时送给他们的赏钱,也大都充当了赛金花吸大烟的费用。赛金花临死前留下姐弟二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今去矣,阿弥陀佛,观音菩萨,教主,洪状元,已来迎我。”

  关于赛金花的名妓生涯,曾朴署名“东亚病夫”的长篇小说《孽海花》中,曾经有过半真半假的传奇叙述。曾朴的父亲曾之撰是与洪钧换过兰谱的结拜兄弟,因洪钧居长,曾朴称洪钧为“太老爷”,称赛金花为“小太师母”。《孽海花》于1905年出版发行,其中以金汮(字雯青)和傅彩云的男女关系为线年间的社会风貌。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把“结构工巧,文才斐然”的《孽海花》,与《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老残游记》并列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小说中金汮字雯青的原型是洪钧字文卿,傅彩云的原型是原名赵灵飞又名彩云的赛金花。金汮考中状元之前曾经得到妓女小青的资助,中状元后觉得娶妓为妻有损体面,致使小青一怒之下上吊自杀,死后转世为脖子上有一圈红丝印痕的傅彩云。金汮奉命出使俄、德、奥、荷等国时,偕傅彩云同往。傅彩云“浪漫放荡,天天交际,夜夜跳舞”,勾搭上了德国将领瓦德西。金汮与傅彩云回国后,傅彩云私通男仆、玩弄戏子,最终将金汮活活气死,从而为小青报了前世冤仇。金汮病死北京,傅彩云赴上海重操旧业,改名曹梦兰;后到天津为妓,号称赛金花。1900年瓦德西率军攻占北京,公务之余四处查找赛金花的下落,两个人得以重续前缘。

赛金花“妓女救国”是假?与军官鬼混不识瓦德

军事推荐